你自薦枕席,被丟出去的樣子可真好看……

這句話,像魔咒一般繚繞在姜嬈的耳邊。

她美目猛地瞪大:「你怎會知……」

姜嬈的聲音驟然卡在喉頭,她臉色唰的沉了下來。

目光幾乎要銳成尖刀,狠狠刺在遲柔柔的臉上。

「你……那個女人就是你?!!」

她自薦枕席被丟出去的事情,只有當事人才知道,難怪她翻遍八重天都找不到那個和坊主共浴的賤人是誰?!

誰能想到那個人居然就是帝柔!

可是……這兩人不是死對頭嗎?!

姜嬈瞬間察覺出不妙。

「你們想做什麼?」

遲柔柔腦袋一歪,淡淡道:「交出王印。」

姜嬈聞言,瞬間笑了起來,「好你們這對狗男女,居然敢圖謀我姜氏的王印?!」

她目光銳利,冷然道:「敢在九重碧落撒野,你們真是選錯地方了!」

姜嬈身上漸起神輝,似有大幹一場的架勢,烈焰在她周身燃燒而起。

遲柔柔面無表情的看著她,不等她的神輝徹底釋放。

身後的男人已冷然開口:「聒噪。」

黑暗從四面八方而來,化成巨手,一掌將姜嬈拍在地上。

姜嬈張嘴就吐出一口血來。

遲柔柔偏頭看向身後的男人,淡淡道:「我的獵物,你插手作甚?」

「她太吵!」

蚩尤面具下已然皺緊了眉頭。

遲柔柔哼了一聲,離開他的胸膛。

蚩尤睨向她:「不再靠一會兒?」

遲柔柔笑的妖氣橫生,白了他一眼:

「只是氣一氣這寶批龍罷了,剛才算是便宜你了,哪有一直讓你吃豆腐的道路?」

說完,她頭也不回的朝姜嬈走了過去。

姜嬈就像是一隻被拍在地上的蒼蠅,無法動彈。

只能眼睜睜看著遲柔柔走到自己的近前來,她眼中滿是怨毒,仇恨的盯著對方。

「將你手上的兩重王印交出來,別讓我再說第三次。」

「想要我姜氏的王印,你也配?!」姜嬈直接啐了過去。

遲柔柔偏頭一躲,目光冷漠的盯著她,扭了下脖子。

「我這人脾氣不太好,也沒什麼耐心。」

「原本是想迂迴一點把王印給拿到手,可惜,你和你母后乾的事兒,實在讓人仁慈不了……」

遲柔柔淡淡說著,「不肯交是嗎?那咱們換個地方慢慢聊聊……」

不得不說,莎娜麗娃之所以接連向外求助,希望可以找來援軍從外部對爆亂法師進行打擊,同自己這邊形成裏外夾攻之勢,很大程度上也是寄希望於這條防線可以爭取足夠的時間。 – 霸道小說 遲柔柔的聲音漸沉下去。

黑暗在她腳下蔓延,將一切包裹,甚至淹沒了頭頂那道裂縫。

遲柔柔掐住姜嬈的脖子站了起來。

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,裹挾著姜嬈全身,她駭然的看著遲柔柔,完全想不出這股力量的由來。

「你……你身上的力量怎麼回事?」

「這不是華胥一族的力量之源,你到底是誰?!」

姜嬈顫聲問道。

她看到對面遲柔柔的笑容越漸燦爛起來。

那雙烏沉沉的眼瞳發生了一些變化,瞳孔深處宛如一汪無垠深淵。

遲柔柔勾著唇,一字一句話道:「很快,你就會知道!」

姜嬈張開嘴,下一刻,黑暗像墨一般染上了她的雙眼。

咚的一聲,她倒在了地上。

她的神魂在那一瞬,被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這裡像是深淵之地,萬籟俱寂,沒有任何聲音。

漸漸的,黑暗被沖淡,但到來的並非曙光,而是一片渾噩的灰色。

姜嬈下意識的慘叫了一聲,她的神魂像是陷進了一片泥潭之中。

而在她的手下意識的揮舞著,試圖抓到一個依憑,慌亂之中,她好像觸摸到了什麼。

姜嬈用力一扯,抓上來的卻是一截兒胳膊,緊跟著被拉過來的還有一個男人的半截兒身子。

對方滿臉痛苦之色,張著嘴似想和她說什麼。

但咿咿呀呀的卻發不出一點聲音。

而這處泥潭像是會吃人的怪物一般,在不斷吞噬著那男人的神魂。

「啊——」

姜嬈控制不住恐懼,張嘴發出一聲慘叫。

這片無垠、荒蕪,似連時間都停滯的世界中,她的慘叫聲也像是被淹沒了一般。

片刻過後,她的慘叫像是終於有了回應。

冷漠的女聲在蒼穹上響起,又似來自這個世界的四面八方。

如海潮一般,傾覆而來。

「歡迎來到深淵大獄!」

深淵……大獄……

姜嬈瞳孔猛地一縮,臉色煞白到了極點。

「深淵大獄?這裡是深淵大獄?!」

「怎麼可能!五年前這鬼地方明明就被消滅了!」

她驚恐的大叫了起來。

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上。

遲柔柔慵懶的坐在虛空上,如深淵般的黑暗在她身子下交織成了王座。

她一手撐著頭,無情而輕蔑的看著下方在泥潭中掙扎的姜嬈。

目光落到姜嬈身邊的半具男人神魂上,挑了挑眉,似有幾分驚訝:

「嗯?這個傢伙還沒被完全消化嗎?」

消化?

姜嬈頭皮一麻,看著邊上那個男人。

這人正是遲柔柔在無聲嶺吞噬掉的那個姬家男人的神魂。

而今,這男人的神魂已被大獄給吞噬掉了大半,只剩下半截兒身子還在了。

遲柔柔沒給那男人太多眼神,目光落回姜嬈身上。

她慈眉善目的笑了起來:

「你還是大獄的第二個客人呢,我這人向來好客,嬈王女是自己把王印交出來,還是等我給你上點清粥小菜開開胃后再交呢?」

「你做夢!」

姜嬈破口大罵道,眼神又驚又懼但還帶著一股子不肯服軟的色厲內荏。

「原來你根本不是什麼華胥王女,你就是深淵裡跑出來的孽畜!」

「我告訴你,趕緊把我放了,否則我父王和母后定會滅了華胥!還有你們這些深淵下的孽畜賤蟻,一個也別想活著!」

遲柔柔眯眼看著她。

眼神如看一個憨批。

「我還真是迫不及待想看看,你的父王母后要怎麼不放過我呢?」

遲柔柔勾起唇,笑容無情而殘忍。

「聽說九重碧落的王印藏於神魂。」

「既然你不肯給,那老身就只好自己動手了。」

「你說將你的神魂一層層剝離,剝到第幾層能將那兩重王印給找出來呢?」

帝國公約,凡是踏入追風境的修鍊者,均不得參與帝國領土之爭,否則會被群起而攻之。 – 大學生寫作技巧 遲柔柔舔了下紅唇,眯著眼:「準備好了嗎?要開始了哦……」

姜嬈的目光驚恐到了極點。

「不……不!!!」

If you treasured this article so you would like to collect more info pertaining to 欲速則不達,急於求成,此為修鍊者的大忌,像楊玉宣這樣魯莽行事,非便達不成目的,反而還受其累,楊玉宣這些天來,只是一味地想著如何儘快提高自己的修為,誰知越是如此,越是沒有進展,而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心神愈亂,真是每況愈下。 – 我有一座冒險屋 generously visit our site.

If you enjoyed this post and you would like to obtain even more info relating to 欲速則不達,急於求成,此為修鍊者的大忌,像楊玉宣這樣魯莽行事,非便達不成目的,反而還受其累,楊玉宣這些天來,只是一味地想著如何儘快提高自己的修為,誰知越是如此,越是沒有進展,而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心神愈亂,真是每況愈下。 – 我有一座冒險屋 kindly check out the web site.

0

Publication author

offline 1 month

merlemckellar

0
Comments: 0Publics: 16Registration: 08-10-2021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