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自薦枕席,被丟出去的樣子可真好看……

這句話,像魔咒一般繚繞在姜嬈的耳邊。 她美目猛地瞪大:「你怎會知……」 姜嬈的聲音驟然卡在喉頭,她臉色唰的沉了下來。 目光幾乎要銳成尖刀,狠狠刺在遲柔柔的臉上。 「你……那個女人就是你?!!」 她自薦枕席被丟出去的事情,只有當事人才知道,難怪她翻遍八重天都找不到那個和坊主共浴的賤人是誰?! 誰能想到那個人居然就是帝柔! 可是……這兩人不是死對頭嗎?! 姜嬈瞬間察覺出不妙。 「你們想做什麼?」 遲柔柔腦袋一歪,淡淡道:「交出王印。」 姜嬈聞言,瞬間笑了起來,「好你們這對狗男女,居然敢圖謀我姜氏的王印?!」 她目光銳利,冷然道:「敢在九重碧落撒野,你們真是選錯地方了!」 姜嬈身上漸起神輝,似有大幹一場的架勢,烈焰在她周身燃燒而起。 遲柔柔面無表情的看著她,不等她的神輝徹底釋放。 身後的男人已冷然開口:「聒噪。」 黑暗從四面八方而來,化成巨手,一掌將姜嬈拍在地上。 姜嬈張嘴就吐出一口血來。 遲柔柔偏頭看向身後的男人,淡淡道:「我的獵物,你插手作甚?」 「她太吵!」 …

0